替朋友担保遭拘禁 女子帮人担保贷款却背上千万巨债

  • 文/   源/   时间/2017-07-23   浏览/263

前两天,记者接到了邗江区平山乡吴邦平大姐打来的求助电话,她哭着说,只是因为自己背着老公做了些事情,没想到,现在老公竟要她净身出户!25年的婚姻眼瞅着就要破裂了,这让她实在接受不了,接到电话后,记者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帮助朋友担保贷款八万块钱

吴邦平家是栋二层小楼,经济条件按理说不差,但夫妻俩前段时间却因为八万块钱,闹到要离婚的地步。今年46岁的吴邦平满脸愁容,见到张曦,她拿出了厚厚的一沓材料表示,所有的事情都得从2013年的7月说起。

吴邦平告诉张曦,2013年7月份的时候,陈某(化名)告诉吴邦平,自己想开鞋店,但是手头有点紧,于是想让吴邦平帮忙担保贷款8万块钱。吴邦平说,找她担保的陈某(化名)是同村的邻居,也是生意场上的朋友,算得上处得来的姐妹。吴邦平表示,当初她完全是出于同情,才会陪着陈某到银行办理了8万元的贷款,贷款人是陈某,担保人是吴邦平,为期一年。

钱至今还未,无奈自行垫付

吴邦平告诉张曦,让她没想到的是,贷款到期后,陈某表示自己还不了,希望她再帮忙做一次担保。不过,这次借钱,找的不是银行。吴邦平拿出了一份陈某当初想让她担保签字的文书,文书上写着如果到期不能还款,逾期需要按照每天300块钱支付,另外还需收取滞纳金等等费用,如果三年算下来,得有三十几万块钱,这么大一笔数字,吴邦平不敢贸然答应陈某了。

现在回想起来,吴邦平很庆幸没有答应再次给陈某担保。当初第一笔为陈某担保的八万块钱,吴某已经找自己的亲戚朋友借钱先还掉了,而陈某至今却都没有把钱还给她。

如今为了八万块要离婚

吴邦平告诉张曦,当初担保是瞒着老公做的,吃亏垫付了八万块,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没想到,三年后的今天,老公万永华发现了这前后的所有事情,并且要把她赶出家门!吴邦平认为,自己背着老公给别人担保,确实是不对,但因此就让自己扫地出门,她无法接受。

夫妻之间出现了信任危机,吴邦平先后主动出示证据,又找来朋友进行调解,希望老公能消消气。但吴邦平说,不管自己如何表态,老公万永华始终无动于衷,眼下她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实际损失达到了一千多万?!

那么,万永华究竟为什么如此决绝的要赶走吴邦平呢?现场,张曦让吴邦平拨通了万永华的电话约他见面。万永华爽快的答应了见面要求,并很快赶了回来。张曦开门见山询问了他对婚姻的想法,没想到万永华说的一番话,让张曦倍感震惊!

之前,吴邦平跟张曦一直强调的是,他们夫妻之间出现的问题,就是因为自己私自为陈某担保并代为偿还了那八万块钱。可万永华一出面,就曝出了一个对普通人来说的天文数字:不是八万元,而是一千多万元钱的损失!而且那个陈某,跟他们交往的动机可能也不单纯。夫妻俩的说法完全不一致,难道说吴邦平说谎了?

四百多万买厂房,七百万多才能赎回?

万永华说,2010年,老婆吴邦平想买陈某的一处厂房,说好首付258万,贷款162万,共计420万。然而,等到房产过户的时候,陈某突然表示,房产抵押给了一家公司,需要700多万才能赎回。凭空又多出近300万的资金流动,万永华想放弃交易,但因为付过了20万的定金,吴邦平不同意放弃,坚持要买,还说,要是不买这处厂房,她就要和万永华离婚。

在银行贷款四百万借给陈某

最终,夫妻俩以吴邦平公司的名义在银行贷款400万,万永华作为担保人,把钱借给了陈某,还款年限是5年。按照约定,陈某每月承担大部分还款,但才一个月,陈某就表示没钱继续还贷款了。万永华夫妇只能自己在外面借钱,来偿还银行的贷款。后来,陈某找了一个借款人借钱,但仍然需要万永华夫妇作担保,原因是房产有一部分产权属于万永华夫妇。同时陈某也答应,如果她不能还上钱,万永华还了,那么陈某的房子就归万永华夫妇所有了。

借款120万变成了400万!

骑虎难下,万永华只好捏着鼻子继续替陈某担保,向陈某所找的这个人借款。但更让他恼火的是,借款签字的时候数额是120万元,后来却就变成了400万元。万永华告诉记者,是陈某自己去修改了合同的数额,吴邦平也是知道的。现在因为陈某还不上款,于是借款方便和万永华打官司,要求由作为担保人的他偿还400万元。这400万元加上银行贷款的400万元,还有当时给陈某的首付258万元,算起来一共损失了一千多万元之多!

牵涉多起经济纠纷,让人焦头烂额!

本来是单纯的购买厂房,结果里外背了上千万的债,难怪万永华着急上火了!这起涉额达千万元的经济纠纷目前正在通过法律途径处理。万永华这次之所以要把老婆扫地出门,的确起因就是最初吴邦平替陈某担保的那8万块钱,之前他毫不知情,最近才发现了那张担保的单据,这让他实在太来火了,真不知道老婆究竟瞒了他多少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万永华说,除了这8万块钱的担保,他还得知,老婆吴邦平还牵涉了其他担保、借贷纠纷,这些借来的钱都帮助了陈某。

万永华说,他现在每天根本睡不着觉,想想那一千多万,已经是焦头烂额了。法院告诉他,如果银行贷款还不了,就要将厂房拍卖,拍卖的钱不够偿还贷款的话,还要拿自家的房子去拍卖,他简直是忍无可忍了!这才要与老婆离婚的。

再三为人担保只是因为同情心?

听了万永华的一番诉说,张曦再次询问吴邦平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为别人担保借款,吴邦平解释,陈某除了是她的邻居、朋友,还是她的客户,凡是需要的建材都在她这里购买,而且陈某与她年龄相仿,遇到了困难,让她不由得要去同情她、帮助她。

仅仅因为同情就要让自己和丈夫陷入各种经济纠纷之中,吴邦平的解释的确难以让人接受。那么,如今这个局面,对于这个维系了二十几年的家庭,万永华究竟有什么想法呢?

看法院判决结果再做决断

万永华说,千万元的债务,究竟什么时间能够还得掉?简直是没办法还!现在家里两个孩子因为债务的问题,也已不跟吴邦平沟通了。他准备最多再给吴邦平三个月的时间,等法院判决结果出来,如果没有结果不如人意的话,这个家肯定不会再让吴邦平留下来了。对此吴邦平自己也表示,法院如果判决他们败诉,她自己担保的债务自己背,会选择离家出走。

从沟通当中,张曦能感觉到,夫妻俩对这个家都是有感情的,只是这莫名其妙的千万债务让他们不堪重负,而且打破了家人间原有的信任。债务问题有法律途径明确,当务之急,吴邦平还是应该尽早认识到自己的莽撞,求得老公和家人的谅解,然后共同去面对。

最后还要提醒各位,为人担保借款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不要看不清形势,只顾着人情或者小的利益就轻易签字,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坑了自己。

在夏天,没有比被“太阳烤”和被“蚊子咬”更痛苦的事了,淮安盱眙男子徐某就因替朋友担保,被债主绑走,经历了一次“惨无人道”的酷刑…

债主纠集一伙人将他深夜带到树林里,扒掉衣服,绑在树上美其名曰让其回归自然其实就是喂!蚊!子!还用手机灯光吸引蚊虫…

今年4月底,家住盱眙县古桑街道的青年徐某,在赌场为朋友担保,向在赌场放高利贷的安徽籍施某借一万元赌资。因朋友迟迟不还这笔高利贷,着急的徐某到处打探消息,可怎么也找不到朋友。

7月3号上午9点许,债主施某在盱城街道见到徐某,赶紧电话纠集自己弟弟、同乡贾某及连云港青年王某、刘某、刘某某等人携带管制刀具,将徐某强行带到某馆控制。

当晚10时许,几人见对徐某拳打脚踢,还没达到讨债的目的,就开着轿车,将徐某押到古桑境内的庙山殡仪馆附近一处阴森森的树林里,并声称要让他“喂蚊子”,“像锅台上的抹布,尝尽酸甜苦辣”。为让徐某“回归自然”,与蚊子“亲密无间”,徐某被几人扒掉衣裳,捆绑在一棵树上,为吸引更多的蚊子,几人用手机灯光模拟萤火虫闪烁。期间,几人还用手机拍下徐某喂蚊子时不断扭曲身体,不断求饶的视频取乐。当几人同时也被蚊子叮咬难忍时,他们钻进了轿车,直到2小时之后,他们跑到树前,见徐某奄奄一息,才将他松绑带回宾馆继续控制,非法拘禁长达27小时。

7月4日中午,盱眙县公安局盱城派出所民警对辖区五墩加油站复杂区域开展治安检查时,在某宾馆401客房内发现一伙操外地口音的男青年集结在一张床沿上,若无其事地玩着手机游戏。在回答民警问话时,几人语无伦次,答非所问。民警感到几人形迹可疑,遂进行隔离盘问,其中一名男子徐某惊恐地告知民警,这伙人绑架他一天多时间,想尽方法折磨他。

被喂蚊子后,团伙成员继续将受害人徐某(左一)控制在宾馆房间。

警方随后立即对宾馆里的施某等人传唤审查,但施某等人百般抵赖,没料到,他们取乐的视频,正好成为他们无法狡辩的罪证,被警方完整刻录在案。

21日下午,随着最后一名涉案团伙成员,安徽定远男子贾某主动向盱眙警方自首,至此,一起离奇的非法拘禁团伙被警方彻底摧毁。目前,团伙6名涉案成员均被盱城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图由盱眙警方提供。

殴打、下跪、非法扣留、长达126个小时的拘禁……这是南京一对情侣的遭遇。最近,南京检察机关披露了这起因追债而引发的刑事案件 ,而背后牵扯出的,则是民间借贷引发的种种纠纷。

喜爱高消费,情侣欠下高利贷

南京市民小陈和小颜是一对情侣,平时生活大手大脚,喜欢高消费,久而久之,经济上捉襟见肘。

2016年12月初,他们经朋友介绍,以汽车作为抵押,向葛某等人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借款20多万元。双方约定,利息按照每日千分之三计算。“千分之三,借钱10万的话,一天利息应该是300元。” 犯罪嫌疑人葛某说。

然而这个日利息,折合年利率已经超过100%,早已远远超出法定借贷年利率数十倍。

一个月后到了该还款的日子,小陈和小颜只拿出了几万块钱,然而按原先说好的“算法”,连本带息还差18万元。

葛某等人多次讨要未果,决定给这对情侣一点“颜色”瞧瞧。

殴打、强迫下跪、非法扣留……

根据南京市雨花台区检察院检察官薛燕的说法,案件中,一名催债人当着小颜的面殴打小陈,并且让他下跪。这种手段让小陈和小颜当即被吓住,也不敢逃跑。

“你赶紧还钱吧,不然我们这位大哥很有背景的,回头你吃不消!”见势,另外两名要债人趁机威胁。随后,葛某等人将这对情侣带到了一家足疗店,将他们分开关押。

直到小陈答应回去筹钱,讨债人才分成了两拨,一拨人带着小陈到江苏张家港拿钱,剩余两人则负责看管小颜。

小陈筹得3万元后,重新获得了人身自由。但此时,葛某等人依然没有放过小颜。

“用沙发把卧室门给抵住,别让女的给跑了!”葛某在宾馆预订了一个房间,吩咐手下牢牢看住她。

最后,小颜趁着看管她的人上厕所,偷偷跑了出来。

要债人否认扣留拘禁

经警方查实,小陈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59小时,小颜则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126小时。不过,犯罪嫌疑人葛某只承认债务纠纷,否认扣留、拘禁等违法行为。

“我就到梅山帮他们开了一个浴室,让他们住在里面,然后他们就商量着怎么去筹钱。但我一直都不在,我只是去送饭的。”葛某说。

近日,葛某等债主因涉嫌非法拘禁被检方批捕。

“从时间上来说,非法拘禁超过24小时就可以达到追诉标准,或者在非法拘禁过程当中有殴打辱骂的行为,那么不管约束了多久,他也构成非法拘禁罪。”薛燕表示。

民众法律意识亟待提高

近年来,类似民间信贷引发的纠纷屡见不鲜,债主采取跟踪、恐吓、拘禁、殴打等极端手段引发的案件也时有发生。

2015年,南京7名男子为替人讨债,联手拘禁殴打欠债人,致欠债人出血性休克而死。最终,5名主犯因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均获刑10年以上。

法律界人士认为,在严厉打击非法追债活动并取缔黑社会性质的"财务公司"的同时,更应该关注非法借贷这个源头。何为非法借贷呢?

根据2015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利率24%以下为有效借贷,受法律保护;利率超过24%不到36%借贷部分有效,但法律不予强制保护;借贷利率超过36%的部分,法律不予保护。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川表示,无论债权人还是债务人,都应该具备基本的法律意识。

“你知道你权利的界限,才能更好地承担责任,也才能有所防范。”

专家:建议出台相关法律法规

目前,民间贷款公司设立门槛低,缺乏监管,从而导致违规操作泛滥。法律专家认为,应尽快制订出符合民间融资借贷特征的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借贷渠道、准入机制、运行程序、法律责任等内容。

“在国外,非常多的借贷行为之前都有一道必不可少的程序,即信用审核或信用审查,而我们国家目前还没有这个意识。当然一方面跟我们信用体系正在形成有关系,”李川说。

“作为一个债权人,如果他知道去审核对方的信用体系,就可以更好地保障自己将来的债务安全;作为一个债务人,如果他能够比较方便地去了解债权人的信用情形,他也避免走到一个‘被可能非法讨债’的误区。”

目前,检方以故意杀人罪对张某进行起诉,法院已完成庭审,将择日宣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