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家邬彤小考

  • 文/   源/   时间/2019-06-26   浏览/0

 原文地址:唐书家邬彤小考(王元军)作者:邬德明

唐中期书家邬彤,师从于张旭,与颜真卿是同学,又曾是著名书家怀素的老师,因此当时应该具有重要的影响,但是史书关于他的事迹记载不详,至今又无片字传世,已经逐渐为人所淡忘。今略加考证,以见其实。
一、邬彤的身份
邬彤其人,不见于唐史之记载,“茶圣”陆羽所撰《僧怀素传》(见于《全唐文》卷四三三)中对邬彤的情况有所记载。相关部分转录如下:
……吏部韦尚书陟,见而赏之曰:“此沙门札翰,当振宇宙大名。”怀素心悟曰:“夫学无师授,如不由户而出。”乃师金吾兵曹钱塘邬彤授其笔法,邬亦刘氏之出,与怀素为群从中表兄弟。至中夕而谓怀素曰:“草书古势多矣,惟太宗以献之书如凌冬枯树,寒寂劲硬,不置枝叶。张旭长史又尝私谓彤曰:‘孤蓬自振,惊沙坐飞。’余师而为书,故得奇怪,凡草圣尽于此。”怀素不复应对,但连叫数十声曰:“得之矣!”经岁余,辞之去。彤曰:“万里之别,无以为赠。吾有一宝,割而相与。先时人传彤有右军恶溪、小王骚劳三帖,拟此书课,以一本相付。”及临路,草书竖牵似古钗脚。勉旃。至晚岁,颜太师真卿以怀素为同学邬兵曹弟子,问之曰:“夫草书于师授之外,须自得之。张长史观孤蓬惊沙之外,见公孙大娘剑器舞,始得低昂回翔之状,未知邬兵曹有之乎?”怀素对曰:“似古钗脚,为草书竖牵之极。”颜公于是徜徉而笑,经数月不言其书。怀素又辞之去。颜公曰:“师竖牵学古钗脚,何如屋漏痕?”素抱颜公脚唱贼久之。颜公徐问之曰:“师亦有自得之乎?”对曰:“贫道观夏云多奇峰,辄常师之,夏云因风变化,乃无常势,又无壁坼之路,一一自然。”颜公曰:“噫!草书之渊妙,代不绝人,可谓闻所未闻之旨也。”yishujia.findart.com.cn
陆羽(733-804)与怀素生活于同一时代,上述记载,应基本可信。从这段记载我们可以知道,邬彤是钱塘人,他是著名书法家,曾任过金吾兵曹之职,在书法上,师从于草书家张旭。
但是,宋陈思《宝刻丛编》收录邬彤行书《唐金刚经尊胜经二石幢》,署邬彤为太原人,与陆羽的记载不同。笔者认为,所谓太原和钱塘,有可能分指郡望和占籍。邬氏是以邑为氏。据《通志》二七《氏族》三《以邑为氏》记载:“邬氏,晋大夫邬臧之后也。食邑于邬。杜预云,太原邬县。”又春秋晋地有名邬者,在今山西介休县。由此看来,邬彤所署用的应该是指郡望。
二、邬彤的书法风格与作品
邬彤学书于狂草书家张旭,并将草书秘诀传授于怀素,因此,邬彤应该是擅长草书的。唐末吕总《续书评》中列名自张旭至怀素善草书者十二人,邬彤名列第六,并评其草书如“寒鸦栖木,平冈走兔。”宋朱长文《墨池编》卷三记载:“唐邬肜(应是“彤”之误写,下同)尝于吴兴书《尊胜经》,流便可喜,书家或称其授法于鲁公,何翰墨之不类耶?又或评之如‘寒林栖鸟,平冈走兔’云。孙莘老取其书置墨妙亭。”陈思《书小史》认为,邬彤:“善草书,妙得其法,时人比之张旭,盖亲得张公之旨。”唐时何人称其书法类似张旭,已不可考。然,邬彤是一个草书家,对于唐末至宋代人来说还不太陌生,并且还有书迹流传。宋以后,他逐渐为人们所淡忘,书迹不复被提起。yishujia.findart.com.cn
但是,他曾为碑刻作品书丹。见于金石著录的作品有数件,多是行书。
宋赵明诚《金石录》卷七有邬彤以下书法作品:
1.《唐西河太守刘寂德政颂》(孙宰撰,邬彤行书,天宝九载。)
2.《唐金刚经》(邬彤行书。乾元元年八月立。)
3.《唐尊胜经上》(《序》沈洽撰,邬彤行书,乾元元年八月立。)
此三碑皆是行书。
又宋人陈思《宝客丛编》卷十四录有一件,也是邬彤所书:
唐朝议郎行河南府河阴县主簿上柱国沈洽建,太原邬彤书《唐金刚经尊胜经二石幢》(乾元元年八月三十日立。)
此碑应该就是赵明诚所录的《唐金刚经》,但是,后面注明是“新增”,不知何意。
从这几件作品来看,都是行书。最早的是公元750年的,最晚的是公元758年的,都没有署衔。《唐西河太守刘寂德政颂》邬彤书于天宝九载,即公元750年。以常理推之,大臣的德政碑应该由当时稍有名望的人物来书写,那么,此时邬彤应该在金吾兵曹任上。唐太宗首开行书人碑之先河,后人模仿者众。邬彤写碑,没有用其所擅长的草书,毕竟草书写碑不庄肃,只能用稍有流便的行书。
三、邬彤的书法承传
张彦远《法书要录》卷一《传授笔法人名》中记载:“智永传之虞世南,世南传之欧阳询,询传之陆柬之,柬之传之侄彦远,彦远传之张旭,旭传之李阳冰,阳冰传徐浩、颜真卿、邬彤、韦玩、催邈。凡二十有三人。”这段记载是客观的,就是说,颜真卿与邬彤同学于张旭。但是宋人朱长文《墨池编》卷二“古今传授笔法”记载:“徐浩传颜真卿,真卿传邬彤,邬彤传韦玩,韦玩传催邈。”明人解缙《春鱼杂述·书学传授》中也认为:“真卿传柳公权京兆、零陵僧怀素藏真、邬彤、韦玩、催邈、张从申,以至杨凝式。”在这里,颜真卿与邬彤之间成了师生关系,这是错误的。陆羽《僧怀素传》中记载:“张旭长史又尝谓彤曰:‘孤蓬自振,惊沙坐飞。’余师而为书,故得奇怪,凡草圣尽于此。”这是张旭传授邬彤的记载。所以,当时以邬彤为中心的传授线索应该是,张旭传颜真卿、邬彤,颜真卿、邬彤传怀素。yishujia.findart.com.cn
怀素向邬彤学书法,大约持续了一年的时间。分别之时,邬彤将朋友的字帖,有王羲之的《恶溪帖》、王献之的《骚劳帖》等三帖(此三帖不见于《宣和书谱》著录),送给怀素,并叮咛草书之妙。但是这样一位对自己影响巨大的老师,怀素在《自叙帖》中竟然没有一言涉及到。大凡当时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管是政治家、还是书法家,还是诗人,只要为怀素写过诗的,他的《自叙帖》中多有提及。可见,邬彤当时还没有到备受大家注意的地步,这也就不能怪世俗的怀素不留情面了。
资料所见的邬彤的事迹都是他年轻时候的,后半生的事迹一片空白,这一点很像怀素。怀素从写下《小草千字文》之后,音讯全无,不知所终。邬彤的销声匿迹,不知是因为英年早逝,还是因为他的墨迹没有流传下来。如果都不是的话,那可能是因为他周围象张旭、颜真卿、怀素这样的山峰太高,以至于自己的这座小山的风景被湮没掉了。其实,历史上类似邬彤这样的书家,又何尝是少数呢?
作者工作单位: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所
(《文献》2004年第1期)

上一篇:唐侍御史邬载考析

下一篇:返回列表

Top